星辰花园

星辰花园

星辰文艺 刘明:纪念沈从文先生去世三十年之辰溪行

返回>来源:未知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6-21 05:31    关注度:

  登录超时,稍后再试

  免注册 快速登录

  从沅陵县城出发往辰溪,开车沿三一九国道前行,大约三十六公里,就到了沅陵境内一个叫三角坪的处所。

  三角坪是湘黔、湘川公路的聚会处,也是道别处。

  汽车右拐,往泸溪经吉首过花垣边城,进入重庆、四川。

  直走,沿二二三省道,大约三十三公里就到了辰溪县城。然后过怀化,上三二O国道,经芷江、新晃,进入贵州。

  现在这近七十公里的行程,开车大约需要一个半小时。

  八十年前,具体说是一九三八年的四月十三日,沈从文先生一行从沅陵出发去昆明,也走这条公路,估量需要三小时摆布。

  一九三六年六月一日通车的湘黔公路,从沅陵到新晃二百六十五公里的山路,仅用一年零四个月时间就完成。

  这不克不及不说是一项豪举。而几乎同时通车的湘川公路,在吉首矮寨还有一段出名的公路奇迹,至今开车仍令人心惊胆颤。

  且不说八十年来汽车机能的不同,就是此刻铺上了炒砂,路面之险,仍然都能感触感染获得。

  所以那天沈先生一行早上五点半过沅陵沅江坐汽车,到辰溪也大约该当是八点多钟的时候了。

  其实,先生在《辰溪的煤》一文中,开篇也提到了这个工作。

  “湘西出名的煤田在辰溪。一个旅行者若由公路坐车走,早上从沅陵解缆,必在这个处所吃早饭。”

  湘黔公路通车后,这是沈先生第一次坐车到辰溪县城,所以是本人的切身履历。

  之前,据考据,一百年前,他分开凤凰到沅陵,经麻阳高村坐船,沿着锦江河而下,必过辰溪。

  没有多久,他从沅陵到怀化,仍是沿着这条水路坐船到麻阳,也得过辰溪。

  大约一年多,再随部队从怀化退回沅陵,也要经辰溪。

  一九二一年的秋天,他坐船分开芷江去常德,沿着舞水而下入沅江,经黔阳过洪江,同样需要到辰溪。

  若是算上一九三四岁首年月从北京回凤凰往来来往经箱子岩逗留,沈先生前后至多有七次到过辰溪境内。

  沈先生对辰溪有一种不成言说的温爱,他作品中多次呈现过“辰溪”字样,据我阅读,还有四篇零丁写辰溪的文章。

  这此中有散文也有小说:《箱子岩》、《辰溪的煤》、《船上岸上》和《五个军官和一个煤矿工人》。

  先生写辰溪的作品中,更多地写了他对家乡的深忧与关心,对处所和国度间的联系关系进行了察看与思虑。

  “一份新的日月,行将覆灭旧的一切。”

  当然,辰溪之美也无处不在:丹山寺绚丽灿烂,斤丝潭五色斑驳,失马湾光景热闹,箱子岩高矗奥秘,江东寺藏声龙鸣,麻阳河斑斓忧伤……

  在沈从文先生印象中,辰溪地险人蛮,“任何时节其实是一个令人神往倾慕的斑斓处所。”

  我已经四次到过辰溪县城。

  一次在十二年前,我在中新社当记者时,和同事龚洞华从沅陵到新晃去采访,就是走一九三八年沈先生走的那条路。

  一次是三年前从长沙去遵义,和中国餐饮文化大师余协武寻找全国美食,走长韶娄怀高速,出格去辰溪吃了一锅毛狗肉。

  一次是本年四月,预备写留念沈从文先生系列文章时,一小我开车从麻阳路过吕家坪到辰溪,去了丹山寺和大酉观,在县城住了一晚。

  比来一次是十月十六日,和休年假的广州铁道报谭必平总编纂,从泸溪开车到孝坪、江东寺,再沿沅江岸公路上行,到了大酉观、丹山寺、大酉洞……

  之前,我还多次从泸溪浦市到过一江之隔的江东寺。

  说来惭愧,我这个湘西人对辰溪仍是知之甚少。

  要不是研读沈从文先生的文章,真还不晓得,这个和我家乡永顺县生齿都过五十万的大县,竟然也如斯之美。

  十月十四日,我们应邀加入“沈从文与泸溪·浦市”大型文化调查交换研讨会,初次从泸溪坐船去看了箱子岩。

  出发时,晴和朗沉的,还飘起了细雨,打在人脸上,有些冷。

  但为了看箱子岩,大师热情都很高。一些初次来的外国伴侣,还在船上会商起来:沈先生笔下之美,此刻还看得见吗?

  汽船沿沅江逆流而上,轰鸣的马达声有些刺耳,由于修电站而上升的江面十分宽阔,远了望去,箱子岩并不挺拔。

  接近了,箱子岩那斩削的石壁仍是令人惊讶。但石壁半腰的石缝中,不见沈先生笔下庞大的横梁,暗红色的大木柜荡然无存。

  岩壁断折缺口处,没有人栖身了,洞窟空荡荡的,那些斑斓的龙船也不知到哪里去了。

  闭上眼,满脑子竟是沈先生笔下的鼓声、呐喊声,“铺地锦”百子鞭炮从高岩上抛下,在半空中爆裂,构成一团团五彩碎纸云尘……

  哎,一切都远去了!那种悠然不尽的感受,也许再也不会回来了。

  不外,此次却是有个收成,发觉从沅江中看辛女岩,真是别有一种气焰。

  一九三四年一月二十日,沈先生也写过这岩山:“我的划子到了一个好山下,你瞧,多斑斓!”

  罕见的是,先生还即兴画了一幅画,这好山犹如人的手指伸开,矗立江岸,威武雄壮。

  辛女岩还有一个体称,就是金庸先生笔下的铁掌山。

  在《射雕豪杰传》中,裘千丈在岳阳告诉黄蓉:“从此往西,经常德辰州,溯沅江而上,泸溪和辰溪之间有座形如五指向天的高山,那就是铁掌山。”

  一九四三年,十九岁的金庸从浙江赶往重庆去,曾到过泸溪和辰溪等地,且在泸溪同窗的农场渡过了快要一年时间。

  半月前,九十四岁的金庸先生归天了。不少湘西大咖在纪念他的同时,也在积极建言,辛女岩能不克不及改成铁掌山呢?

  我也曾建议,泸溪与辰溪该当联手制造一个景点:攀爬铁掌山,体验“一览众山小”;仰望箱子岩,来回“铁掌水上飘”。

  当然,这种创意联手还只是“小试牛刀”,浦市与孝坪的文化旅游资本整合才是大手笔。

  浦市为湘西四大名镇之一,国度4A级旅游景区,其品牌不问可知,我在《留念沈从文先生归天三十年:泸溪行》中,有较详尽的引见。

  对于辰溪的孝坪镇,虽然与浦市一江之隔,但良多游人都较为目生。我此次去了才发觉,真是不简单。

  我们是从泸溪县城到孝坪去的,文友辰溪县政协副主席雷小平特地奉陪。

  纷歧会儿,汽车左拐,公路间接钻进了一个山洞,洞口宽敞,四周皆是青色的大石,时不时有汽车闪灯而过。

  雷小平告诉我们,这叫孝坪洞,有一公里多,是连通湘黔公路与孝坪兵工场及皂角坪机场的主要军事计谋通道。

  我第一次传闻辰溪有个兵工场,仍是一八九O年清朝湖广总督张之洞开办的湖北汉阳兵工场,一九三七年迁到孝坪。

  出山洞不远就是兵工场了,二OO三年改制为湖南云箭集团。在企业门口的花圃里,张之洞的塑像非分特别夺目。

  走下车来,一些陈旧的砖房到处可见,亨衢两边,人也不少,在生气勃勃的香樟树下前行,让人有种穿越时空之感。

  一路上,雷小平说,在怀化,一提到抗战机场,大师顿时会想到芷江机场,其实孝坪也有一个。

  本来一九四四年春,为了抗打败利的需要,国民当局动用五万民工在沅江东岸修了皂角坪机场,以作备战之用。

  听说有次美国飞虎队一架飞机曾迫降于此,中国军民用马车把飞机拉去了芷江。之后机场还阐扬感化,日本人就在芷江降服佩服了。

  现在这工具长三公里、南北宽三百米的旧机场,变成了辰溪最大的生态农业蔬菜基地。

  站在高处瞭望,这绿灰相间的蔬菜基地,不断顺着蓝色的沅江爬向远方,气焰不凡。

  江东在宋代曾设立了巡检司,掌锻炼甲兵,巡查州邑,权柄颇重。

  雷小平带我们去看了巡检司衙门旧址,现在早已荒芜,只留下六条红砂石砌成的通道和一个老水井,但仍然暗示着昔时的肃穆与富贵。

  在江东最让人震动的就是八个船埠遗址了,红墙青砖仍犹在,只是红颜改。

  从八大船埠溯江而上十多里,江边还残留着一堆堆铁炉渣,在《盐铁论》掌握的王朝兴衰时代里,它们似乎还藏着不少奥秘。

  孝坪还有个方田古村子,听说保留着二十二栋明清时代的四合院,有古街古巷石拱桥,我只要等下次再去了。

  孝坪最出名的当属江东寺了。

  江东寺始建于唐朝,原名浦峰禅寺,在浦市这边。一种说法是宋代洪水倾毁,迁往江东。一种说法是因宋代江东设衙治,故移建。

  沈从文先生对江东寺曾有过密意的回忆与描写,他说从戎时曾在寺中住过二十多天,看过大雄宝殿粉墙上前人留下的诗文。

  他还看见三五小我扶着有雕镂的木把手用力动弹转轮藏,“声音如龙鸣,凄厉而绵长,十分动听。”

  “三更里动弹它时,十里外还可听得清清晰楚。当地传说全国共有三个半转轮藏,浦市占其一。”

  阿谁时候江东寺属于浦市范畴吗?

  这似乎都已不主要。

  阿谁十吨生铁铸成的藏轮,早毁于上世纪六十年代末。现在大松树没了,老梅树没了,转轮藏处留下一个大坑,炕边还放着几个石墩。

  这个一九六一年就被列为省级汗青文物庇护单元的古寺,目前仅余大雄宝殿,香客稀少。

  一个姓向的桑植籍白叟在江东寺十八年了,他本年七十八岁,身体健壮,喜好种些花卉和蔬菜,就在藏轮的大坑四周。

  睹物看花思文,让人无限感伤。

  分开江东寺,我们有些失落。

  在沈从文先生笔下,若是说江东寺“藏轮龙鸣”是耳边挥之不去的动听之音,那么丹山寺“峭壁绚丽”无疑是眼里永久定格的小巧之画。

  本年吸引我两次去了辰溪县城,且两次去了丹山寺,毫无疑问,是先生把它写得太美了!

  “一个三角形黑色山岨,濒河拔峰,山脚一面接管了沅水急流的冲刷,一面被麻阳河长流的淘洗,岩石小巧透空。”

  “半山有个绚丽灿烂的寺院,名‘丹山寺’,寺院外岩石间且有成千大小纷歧的浮雕石佛……”

  我去看了,站在麻阳河这边上看,犹如挂在峭壁上一个庞大的蜂窝,给人无限的遥想。

  站在寺院里往下望看,两河交汇,泾渭分明,江水北去,大雁南飞,念六合之悠悠,独怅然而涕下。

  丹山寺建于公元一六八二年,为其时辰溪知县朱兆梓所建。寺内丹山洞为唐代盛产朱砂挖凿而成,寺名也因而而得。

  丹山寺毁于一九六六年六月。

  文友钟莉说,其时是把整座木制布局的寺庙间接推到沅江的,然后炸毁了“曲径通幽”以及成千大小纷歧的浮雕石佛……

  丹山寺于一九九二年私家重修,刻有建筑人和岩匠的名字。寺门上有一副春联很寂静:“剪一片白云补衲,借半轮明月看经。”

  此刻的丹山寺,是一座无人值守的空寺。

  传闻丹山寺峭壁下的钟鼓洞存着不少摩崖石刻,还刻有王阳明的诗文。我们向一渔夫借船,可还没划远,船已漏水,只好放弃。

  不外,通过钟莉,我仍是找到这首听说是王阳明写的“奇石临江渚,轻敲度远声……”,但查《王阳明全集》,并没有这诗。

  一五O八年到一五一O年,王阳明到贵州龙场悟道,来回都颠末了辰溪,确实写过《钟鼓洞》和《沅水驿》等与“辰阳”相关的诗。

  沈从文先生在浦市镇头上往西望的那座白塔,听说叫锦岩塔,是辰溪县的风水,建于一六逐个年,毁于一九七O年。

  锦岩塔至今没有恢复,辰溪的微友告诉我,它的地宫曾出土一尊青花瓷罗汉坐像,为国度一级文物。

  塔遗址下,阿谁传说打鱼人要放一斤生丝方能到底的“斤丝潭”还在,只不外不见渔船和黑色的鱼鹰了。

  丹山寺附近有个大酉观,始建于北宋年间(1008—1006年),不外,也在上世纪六十年毁了,有些石砖还在。

  八十年代初,大酉观由守观人余亚军的父母捐资建筑,现在两位白叟都走了,菩萨们的身上沾满尘埃。

  出辰溪县城,往麻阳标的目的不远,有座大酉山,相传四千多年前,是善卷归隐的处所。山下有个大酉洞,传说为秦人藏书地处。

  大酉洞五年前被发觉,洞口右侧石壁上“大酉洞天”几个字模糊可辨,传说是明代一五七一年刻的。

  现在大酉洞洞门用土砖封砌,挂着一块红色的牌子,牌子上写有几个金色的大字:大酉藏书洞。第二十六洞天。

  我们排闼而入,泉水叮咚响,问守门的刘姓白叟,他说山洞已被一商人承包,养了良多娃娃鱼(大鲵)。

  分开辰溪时,钟莉建议我们去五保田村看看,说那是中国汗青文假名村;也有人保举去燕子洞逛逛,说是3A景区……

  其实我很想去阿谁叫石马湾的处所,一百年前,沈从文先生分开家乡凤凰到沅陵去,曾和洽友满叔远在那里住过一晚。

  大约五年后,两人还结伴从保靖去了北京,但不久满叔远回抵家乡,两年后病死。

  九十年前,沈先生曾特地写了篇《船上岸上》纪念老友,对到底是“失马湾”仍是“十八湾”进行了论述。

  不外此刻叫石马湾,听说麻阳河滨有一埠头酷似石马嘴巴,没有蓄水前,坐船在水里看,很像一匹躺着的老马在喝水。

  当然,此刻曾经看不出那“马”的外形了。

  于是,我们哪里都不想去了,在麻阳河滨生一堆火,聊了一百年前沈从文先生在辰溪和麻阳的良多旧事。

  然后,两人再次去了丹山寺,站在最高处,燃一支烟,望着麻阳河和沅江不断地翻腾,傻傻地发了一阵呆。

  为了这再来的秋天,我们有点忧伤,有些孤单。

  作者简介:刘明,男,湘西人,湖南省散文学会会员,在新华社、中新社、人民日报海外版等单元奋斗10余年。曾被评为新华网十大名博、打动家乡十大人物。

  【来历:星辰在线】

  (义务编纂:王治强 HF013)

  跟帖用户自律公约

  抢手旧事排行榜

  31省份常住生齿排行榜:广东山东过亿四省份负增加

  女教师穿戴性感摆拍抖音?网友集体声讨!本地教育局回应

  深夜抛悬念!斩获诺奖近4年后,屠呦呦将再发布严重科研冲破!青蒿素或仍是配角,概念股名单来了

  北京集中上调相关社保待遇养老金上涨27次

  周立波解缆回国受审呛声唐爽:这种人该间接摁死

  活到95岁需要自备几多钱?日本权势巨子养老演讲激发争议

  屠呦呦团队放“大招”:“青蒿素抗药性”等研究获新冲破

 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物

http://raajangahm.com/xchy/25/
上一篇:秘密花园星辰CP上演亲吻大戏 周晨晞男友力爆棚吓坏姜梓新 下一篇:石家庄一辆奥迪车不登记硬闯小区被拦后竟“横尸门口”

报名参赛